博览

当前位置:首页 > 博览

“凤冠霞帔”的前世今生本是贵族妇女礼服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17日   

  一、历史渊源——凤冠霞帔本是贵族妇女礼服 

 

  霞帔也叫做“霞披”或“披帛”,它的形状像两条彩练,上面印画图纹,穿着时把它绕过颈部,披挂在胸前,下垂一颗金玉坠子。曹丽芳老师介绍,霞帔大约起源于晋代,据《事林广记·服饰类》记载:“晋永嘉中,制绛晕帔子,令王妃以下通服之。

  ”隋唐以后,妇女们在各种场合,如劳动、娱乐或出行,都喜欢用披帛作为装饰,又因为人们觉得这种服饰美如彩霞,所以称它为“霞帔”。白居易在《霓裳羽衣歌》中就有“虹裳霞帔步摇冠”的描写:“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累累佩珊珊。”从传世的壁画、陶俑来看,穿着这种服装,里面一定要穿内衣,不能单独使用。

  到了宋代,霞帔正式作为贵族妇女的服饰,并随其丈夫或儿子品级的高低,式样各不相同,而且还有个硬性规定:非恩赐不得服,不是皇帝恩赐的人,不能穿着霞帔。《宋史·舆服志》所记:“常服,后妃,大袖、生色领,长裙,霞帔、玉坠子。”所谓“常服”并非指日常服装,而是在国家大典之外的各种礼仪场合所应着的正式礼服。

  明代也沿袭了这一制度,霞帔被用作后妃、命妇们的服饰。曹丽芳老师介绍,命妇常服、礼服的霞帔,颜色、图案都有具体的规定,从霞帔的纹样上能反映出来她们品级的高低。福建南宋黄升墓中出土有宋代霞帔的实物,其形制是两条绣满花卉纹的细长带,长带尖角一端相连,形成“V”字形。穿用的方式,是将两条长带搭在肩头,在颈后以线缝连,而尖角一端垂在身前,下坠一个金或玉的圆形“帔坠”作为装饰。这样的霞帔是宋代内、外命妇常礼服的一部分。

  明代的霞帔狭窄如巾带,清代的霞帔则阔如背心,中间缀以补子,补子的纹样一般都视其丈夫或儿子的品级而定,武官的妻子和母亲不用兽纹而用鸟纹。这些补子的形状,一般都是方形,到光绪中叶,曾出现过圆形补子,但是也仅限于汉族贵妇中间,并且很快又恢复了原状。

  二、引申作用——宋代“霞帔”也指后妃级别 

 

  从宋代开始,霞帔成了贵妇礼服的组成部分,也成了女性社会身份的一种标志。由于制度规定霞帔“非恩赐不得服”,不用说民间女子了,就是皇帝后宫中的普通宫女也无权佩戴,不过,在宋代的宫廷中还是有人获得了皇帝的恩宠,被赐以霞帔,于是就衍生出了“红霞帔”和“紫霞帔”的后妃名号。

  曹丽芳老师介绍,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绍兴九年,“后宫韩氏为红霞帔”。将韩氏泛称以“后宫”,可见她本来只是一位普通宫女。再如宋人张扩《东窗集》中记有《红霞帔冯十一、张真奴、陈翠奴、刘十娘、王惜奴等并转典字,红霞帔鲍倬儿、紫霞帔王受奴并转掌字制》一则文字,实际上是皇帝所开具的“授任书”,把一批原为“红霞帔”、“紫霞帔”身份的宫人,提升为“典字”、“掌字”。

  元代学者陶宗仪所编纂的《说郛》中记载说,在宫廷内命妇中,“典字”为正八品,“掌字”为正九品,在后妃、女官的正式编制当中属于最低的两级,而“红霞帔”、“紫霞帔”根本连“品”都算不上。这样说来,当时皇帝如果喜欢上了一位普通宫女,往往先给她一个红霞帔或紫霞帔的名分,让她与一般的宫女有所区别。如果这位宫女能够继续获得皇帝的恩宠,才有可能被封为正式的嫔妃。

  三、特殊含义——“红霞帔”成后宫斗争标志 

 

  那么,当霞帔指代宫女级别的时候,为什么要用“红霞帔”、“紫霞帔”来称呼,而不用其他颜色呢?曹丽芳老师介绍说,据历史学家推测,恐怕是因为普通宫女在宫中没有佩戴霞帔的权利,只有有幸受到皇帝恩宠的宫女,才会被破格赐以红霞帔或紫霞帔,标示其特殊身份。“

  那么对于像上文中提到的陈翠奴、刘十娘这样显然出身于社会下层的女孩子,一袭霞帔,无疑就是一张入场券,让她们得以进入争夺后妃尊位的游戏场。 ”

  南宋高宗的妃子当中,就有一位刘氏入宫后从“红霞帔”做起,一路升到淑妃。但这条道路也极其危险,一旦争斗失败,迎来的命运就格外悲惨。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北宋哲宗晏驾未久,皇太后便下令废黜一批哲宗身边的妃嫔、宫人,其中有位韩氏女子,竟由正五品的才人直降为“红霞帔”,令她去守陵。“这位不幸的女子被扣上了一个最卑微的妃子名号,罚她去为哲宗守陵,在陵园中埋没一生。

  ”在此,“红霞帔”就成了一个暗算的手段,是受辱的标志。

  四、民间典故——民女救主 众女子沾光穿霞帔 

 

  凤冠霞帔自宋代以后就被规定为有一定品级的命妇才可以穿着佩戴,但它同时却也是民间女子新婚时的传统礼服。

  在服饰制度等级森严的古代社会,怎么会允许民间女子在出嫁时可享受穿戴凤冠霞帔的殊荣,让姑娘们在出嫁时打扮得如此高贵,同皇上妃嫔们并起并坐,享受这至高无上的荣誉呢?曹丽芳老师介绍,这其中有一个感人的传说。

  相传北宋末年,金兵南侵,掳走了帝王公孙,宋徽宗的儿子康王赵构仓皇逃出,直奔江南。到了西店境内的前金村时,忽见路边有座破庙,庙前晒场的谷箩上坐着一位姑娘。

  姑娘见康王逃来,急中生智,叫他藏到谷箩里,自己仍若无其事地坐在谷箩上面。当金兵追到问姑娘是否有人路过这里时,她不慌不忙地用手一指说,他们向南边逃去了。

  金兵信以为真,便向南边猛追而去。结果康王躲过了这场杀身之祸,他千恩万谢,对面前这美丽机智的小女子也十分喜爱,便将身上带着的一方红帕赠给了她,告诉了她自己的身份,并说:“明年的今日定来娶你。到时你只须在岭上挥动红帕,我便可认得你。”

  康王到杭州后登基,成了南宋的高宗皇帝后,如约前去迎娶姑娘,不料姑娘留恋民间自由自在的生活,又舍不得抛下父老乡亲,不愿进宫。但是又怕皇命难违,便准备了许多的红帕,叫各方姐妹是日都挥动着红帕,使高宗无法辨认,只得作罢。

  但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宋高宗还是下了一道圣旨:“浙江女子尽封王! ”这可让随行的礼仪官发了愁,对皇帝说:“这都封王怎么得了? ”高宗想了想道:“这有何难?让她们出嫁时都穿戴上霞帔不就成了! ”从此姑娘们当新娘子时都披霞帔,穿上大红袍,大红裙,同时也没有忘记将康王赠送的红方巾往脸上一遮。这一习俗代代相袭直到如今,老幼知晓。

  五、趣味阅读——文学作品常写凤冠霞帔 

 

  霞帔和凤冠“搭档”在一起,不仅是古代女子的心头之爱,更是文学家们乐于描写的美好事物。曹丽芳老师介绍,除了上文提到的白居易《霓裳羽衣歌》中有对凤冠霞帔的描写之外,元代杨显之创作的杂剧《潇湘雨》中也写到了凤冠霞帔:

  “《潇湘雨》是元代比较著名的杂剧,写的是秀才崔甸士中举做官后弃妻再娶,原配张翠鸾寻夫反被诬陷,受尽苦楚,最终夫妇和好的故事。这出杂剧共有四折,在第四折里提到过凤冠霞帔:‘解下了这金花八宝凤冠儿,解下了这云霞五彩帔肩儿,都送与张家小姐妆台次,我甘心倒做了梅香听使。

  ’”明末冯梦龙编纂的《醒世恒言》中有一篇《张廷秀逃生救父》,里面写到“花烛之下,乌纱绛袍,凤冠霞帔,好不气象”。从这里可以看出是一个结婚的场景,新娘的凤冠霞帔和新郎的乌纱绛袍相得益彰,十分气派。

  而读者们最熟悉的,恐怕就是《红楼梦》了。第五回中,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看到了金陵十二钗的判词,李纨的那首“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可谓家喻户晓,画着的那盆茂兰,以及旁边那位美人更是让读者印象深刻。画面中的美人穿着的正是“凤冠霞帔”。

  慈禧以凤冠霞帔取乐 

 

  清朝入关后,本着讲究实用的原则对前朝服饰做了许多革新,原来装饰繁琐的贵族妇女所穿戴的凤冠霞帔也尽量作了简化,明朝以前的那种完整的凤冠霞帔渐渐从北方人的着装习俗中消失了,仅在南方女子婚庆时才穿戴,以至于连以奢华著称的慈禧太后都没有见过全套齐备的凤冠霞帔。

  曹丽芳老师介绍说,据梁溪坐观老人的《清代野记》所载,光绪中期,四川有个官员的家属缪氏因为精于书法绘画而得到慈禧的青睐,被“置之左右,朝夕不离”,成了慈禧的座上宾。慈禧六十大寿的前几天,突然心血来潮,对缪氏说:“满洲女人的盛装打扮,你已经见过了,可是我还没见过汉人的盛装打扮是怎样的。”缪氏答道:“汉人女子的盛装,不过就是凤冠霞帔罢了。 ”

  慈禧说:“那到我生日那天,你也要穿这样的衣服来陪我见客人。”缪氏只得应承下来。到了慈禧生日的当天,缪氏果然身穿凤冠霞帔来见慈禧。见了缪氏的打扮,慈禧一时乐不可支,认为她像极了戏剧中的人物。

  在接受文武百官女眷的庆贺时,慈禧把缪氏也带在身边,而熟谙民间习俗的众官员女眷,见缪氏竟然身着只有在舞台上才可以见到的凤冠霞帔迎客,无不大笑失声,气氛也由此而变得非常喜庆。

  慈禧这一天的心情也是大好,赏赐无数。只不过,被当作笑料的缪氏就苦了,站在一旁陪客,即使遭人嘲笑也要强作欢颜。但事情传开之后,许多朝官的母亲和妻子,都非常羡慕缪氏,认为这是慈禧眷爱优隆、天恩高厚的体现。

文章来源:三国演义   作者: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信箱Mail :dmhlj@sohu.com

传真Fax :+86-451-8793671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451-8793671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dmhlj@sohu.com

关于我们

黑ICP备15006614号-1 哈公网安备230100020044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 : 黑B2-20160070

黑新网备 许可证编号:2332015001

关注我们
  • 最美龙江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