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

当前位置:首页 > 博览

曾经称雄世界的蒙古战术为为何被迅速淘汰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12日   

 

  13世纪,蒙古人在亚洲北部的草鱼地区异军突起,给整个欧亚大陆都挂起了一阵死亡旋风。短短几十年内,蒙古从四分五裂的部落,发展到了一个杀伐惨烈的恐怖帝国。蒙古人的战略战术不仅让他们的敌人感到害怕与无助,也让一些对手开始模仿学习。

  然而,如此成功的战略战术,却在几代人之后迅速陨落。虽然蒙古贵族的后裔们在各个地区依然活跃到了近代,但在战争技艺上,早早的放弃了祖先曾经赖以成名的优秀战术。如此盛极而衰,在人类历史上并不多见。那么,曾经收获了巨大成功的蒙古战术,为什么很快就被使用者给放弃了呢?

 

  来自北亚的死亡旋风

 

  成吉思汗指挥蒙古骑兵作战

  13世纪的蒙古军队,以可怕的骑兵战术横行天下。简单来说,蒙古骑兵战术的精髓便是用轻装机动的弓骑兵作为牵制和突袭力量,不断迷惑敌军的判断,削弱敌军的意志力与体力。而后派出装备较好的重装骑兵,在敌人的薄弱环节,给予致命一击。

  一般而言,蒙古式的骑兵部队中都包含了五分之三的轻装弓骑兵和五分之二的重装骑兵。前者以弓箭为主要武器,后者则在装备弓箭之余,还有装备有较好的铠甲、骑枪和破甲利器骨朵。

  战斗中,轻骑兵会率先向敌军部队发难,击溃敌军后再让己方的重骑兵收割战果。如果敌人的抵抗比较激烈,没有出现溃退迹象。轻骑兵将主动后撤,并且顺势向着敌军的两翼进行后退包围。这时重骑兵作为压阵力量,将与追击而来的敌军硬碰硬的展开较量,轻骑兵则在两翼完成侧击或包围。追击而来的敌军会因此陷入重骑兵冲击和轻骑兵包围的双重陷进,损失惨重。

 

  蒙古骑兵的标准战术

  黑色的重骑兵与白色的轻骑兵相得益彰

  无论是在蒙古草原的内战阶段还是后来的大扩张时期,无论是面对中原地区的中国式军队,还是西方的穆斯林中亚人和东欧人。蒙古人的这套战术都屡试不爽。蒙古轻骑兵在一次次卓越的机动作战中,将金国、中亚和东欧的重骑兵带入了自己的死亡包围圈。当遇到有坚固城池拱卫的西夏人或是步兵风格顽强的罗斯人时,轻骑兵也会将他们引诱出城墙,或是不断包围射击。那些盲目追击的突厥骑兵与在包围圈中被动挨打的罗斯人,都在随后与蒙古重骑兵的决战中惨败。

 

  对俄罗斯人大开杀戒的蒙古骑兵

  战略上,蒙古人同样诡计多端。以成吉思汗时横扫中亚大国花剌子模为例,一方面以部分机动兵力做为佯攻,精锐主力则从敌人认为不可能出现的方向突然杀出。整个过程中,蒙古人不仅利用侦察兵和间谍,不断刺探敌人情报。还故意散布大量虚假信息,将自己一边的军队数量和破城后的屠杀数量,都做了骇人听闻的加工。这些消息伴随着蒙古军队快速前进的步伐,很快就会传遍敌国境内。蒙古对于坚持抵抗的城市所进行的惨无人道式屠杀,也在客观上进一步助涨了各地区居民对于蒙古人的恐惧心理。

  这样一来,蒙古人的对手们经常会在战略上无所适从,在心理上也忧心忡忡。当盲目自信和极端恐惧轮番徘徊于某个抵抗蒙古的将军或领袖心中,错误的决策与惨痛的失败也就随之而来。

  蒙古战术古已有之?

 

  在中亚作战的蒙古骑兵

  蒙古人的骑兵攻势虽然伶俐,但其实在历史上早已经被各游牧民族的军队所熟知和采用。包括轻骑兵与重骑兵的有效配合,将敌军的骑兵吸引,使得他们和掩护自身的步兵脱节等等。一些成功的案例至今仍是战争史上,被人津津乐道的经典。

  公元前1世纪,发源于中亚北部地区的游牧民族--帕提亚人,在控制了大量中亚和西亚的城市后,依然保持了自己游牧军队的特色。当他们在卡莱战役中,面对由步兵占绝大部分的罗马人时。便不断出动轻骑兵力量,骚扰和袭击对手。一旦罗马步兵准备发动反击,帕提亚人便出动人马具装的重骑兵予以迎头痛击。

 

  卡莱战役中骚扰罗马步兵的帕提亚轻骑兵

  战役期间,罗马人曾经出动手里的骑兵与弓箭手部队进行反击。帕提亚军队如同日后的蒙古人那样,边打边撤,让敌军的骑兵和射手部队逐渐远离主力步兵的支援。随后又是全军精锐的重骑兵负责最后一击。罗马的骑兵部队与弓箭手们,虽然顽强抵抗,却还是在游牧骑兵的战术陷进内,全军覆没。

  公元11世纪,也就是蒙古人横扫欧亚大陆的200多年前。来自中亚的塞尔柱突厥军队,在小亚细亚的曼奇刻尔特遭遇了兵强马壮的拜占庭军队。面对步兵骑兵完备的敌人,突厥军队很好的展示了古代游牧民族军队的经典战法。他们的轻骑兵虽然在对峙阶段作用有限,却成功的将沉不住气的拜占庭中军吸引出来。随后,突厥重骑兵的重击让限于突出部的敌军举步维艰。轻骑兵又完成了包围,在侧面不断削弱敌人的实力。最终,拜占庭皇帝连同他的中军精锐一起全军覆没。

 

  塞尔柱突厥人的骑兵

  看完这些经典战例,你是否觉得蒙古人战术其实并无什么稀奇之处?蒙古人的对手中,除了中原和东欧地区的农耕文明国家外,很多都是中亚和西亚地区游牧民族出色。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已经属于突厥文化,并且熟知骑兵战术。无论是位于西域的喀喇契丹,中亚和波斯的花剌子模,还是西亚的塞尔柱突厥人,又或是高加索和乌拉尔地区的库曼人,都是骑兵作战的好手。为什么在同蒙古人的交手中,都败的如此之惨呢?

  事实上,蒙古时代的骑兵战术,相比过去的游牧前辈们有着巨大的进步。虽然表面上,蒙古人依然是在用重骑兵作为自己的中坚力量,轻骑兵承担各种辅助任务。但在具体的编制与指挥上,蒙古人做到了之前的游牧民族都没有做到的地方。尽管保留了原先的部落,但蒙古人用十进位的编组方式,将手中的牧民们进行了重组。在此基础上的十夫长、百夫长、千夫长都可以在日常的围猎训练与战时成为优秀的军官。这一来,蒙古骑兵的各个大小不一的分队,在战场上的服从指挥性、反应速率、配合效果,都远远超过了其他游牧民族的粗糙编组部队。加上蒙古地区牧民天然具有的马术优势与传统,让蒙古人的骑兵大军,一度成为了那个年代,很多国家与军队都跨不过去的一个坎。

 

  随着蒙古帝国的扩张,大量突厥系的游牧民族部落和国家纷纷落入蒙古麾下。蒙古人对于可以利用的力量都加以笼络,尽可能的同化。于是,更多的突厥和中亚骑兵被重新编组,却依然在原先的战术风格下加入了蒙古军队。这也使得蒙古军队在不断扩张中,以一种滚雪球的模式,不断壮大。即便战术体系并不想通,蒙古人也会想办法将西亚的穆斯林骑兵、欧式的骑士部队融入自身战阵的某个部分,发挥作用。因而,随着蒙古帝国分家成为四大汗国,蒙古式军队依然在大部分统治地区,有着良好的基础。

  蒙古战术为什么被抛弃 

 

  蒙古军中的精锐--重骑兵

  蒙古骑兵战术虽然如此优秀,却还是在其成功的一个多世纪内就趋于没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蒙古战术的局限性,逐步被蒙古人自己和他们的敌人共同发现。

  成吉思汗攻灭花剌子模后,一度无法控制中亚很多依然忠于撒马尔罕王权的地区。花剌子模王子扎兰丁变在阿富汗地区聚集抵抗力量,成功的歼灭了一支追击他的蒙古军队。于是,正在向西进军的成吉思汗,亲自出马,向阿富汗地区进军。双方最终在今天巴基斯坦境内的印度河便展开决战。花剌子模骑兵特意选择了山地与大河直接的有限战场,与蒙古军队正面交锋。扎兰丁率领的精锐重骑兵成功击破了蒙古军队的中路,险些斩杀成吉思汗本人。无法在两翼为所欲为的蒙古人,派出一支分队,通过扎兰丁认为骑兵无法通过的区域,袭击了花剌子模军队的后方。这场惊险的印度河战役,才以蒙古人的胜利告终。

 

  花剌子模流亡军

  蒙古军队在攻占巴格达后,向西进军叙利亚,在当地遭遇到了强悍的马穆鲁克军队的顽强抵抗。马穆鲁克是古代世界训练最严苛的骑兵部队。其兵源都由购买的突厥人奴隶为主,大部分时间都在进行各种作战训练。马穆鲁克骑兵的主人们不仅给他们以最严格的训练,让他们成为第一流的骑手、射手和格斗专家,也给他们尽可能装备了最好的武器和铠甲。这样,当蒙古人遭遇到比他们在骑术、装备和战斗力上都更胜一筹的马穆鲁克骑兵时,惨败变不可避免。从著名的艾鲁贾战役到希姆斯的多次交锋,蒙古军队即便残胜,都损失惨重。

 

  论实力马穆鲁克骑兵终究在蒙古之上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时发生在印度的战事。当蒙古军队不断南下,遭遇了印度北方的德里苏丹国。这些北印度的骑兵战专家一样是来自中亚等地的突厥奴隶,并且有着类似马穆鲁克骑兵的训练保障制度。结果,南下的蒙古征服者们遭遇了和在叙利亚战场一样的失败。职业化的奴隶骑兵们,不仅战斗力比单个蒙古勇士更胜一筹,还和蒙古人一样有严格的战术纪律。随着蒙古骑兵的折戟沉沙,那些被印度人俘虏的蒙古战俘,都被带到阅兵式上,以大象踩扁脑袋的方式处死。

 

  蒙古人大战印度军队

  在这一系列的失败中,蒙古骑兵的对手们往往已经熟悉了他们作战时的惯用套路。当对蒙古骑兵的反击开始后,马穆鲁克和突厥骑兵往往更喜欢集中最精锐部队,从蒙古人较为薄弱的某个侧翼进行重击。蒙古骑兵精于侧翼包抄,却也无法承受逆境中的侧翼威胁。当比自己更为善战的敌军从侧翼来袭,蒙古骑兵也终究抵抗不住。结果,依然在中亚地区活跃的蒙古后裔很快便吸取了这些战役的经验教训,将真正的精锐部署在侧翼。甚至,在俄罗斯和中国等地的蒙古军队,开始大量吸纳被征服民族的步兵作为军队的中央阵线。

 

  帖木儿的军队布阵:中央的第二军团是骑兵步兵混合编组两翼的第六军团与第四军团都是步兵为主

  14世纪末到15世纪初,拥有着堪比当年成吉思汗一般军事天赋的帖木儿在中亚横空出世。他的帝国军队虽然表面上恢复了蒙古式的传统战术,却在实际上将大量步兵加入了自己的军队。当来来自河中、锡斯坦和花剌子模等地的骑兵纵横战场时,中亚和阿拉伯地区的步兵经常被用于防御脆弱的侧翼。1402年,帖木儿为了快速进军土耳其而来不及带上自己的步兵。他索性让两翼的轻骑兵开战后下马成为步行弓箭手。这些临时步兵在射退了土耳其一方的轻骑兵后,再次上马追击,成为了战役中的一个转折点。

 

  以蒙古天命自居的帖木儿

  军中出现了大量传统蒙古战术中没有的步兵

  在帖木儿军事生涯的末期,新式的火药武器已经进入西亚和中亚等地。虽然在当时,原始的火器还无法发挥决定性作用,却也预示着之后的百年里,蒙古战术衰落的另一个原因。

  火药改变一切 

 

  帖木儿死后蒙古骑兵战术愈发凋零

  帖木儿死后的中亚和西亚重新进行了新一轮的洗牌,蒙古突厥系的骑兵继续是战场的主角。但是这一优势很快就遭到了不断发展的火药武器所带来的军事革命的挑战。

  1470年,君士坦丁堡的征服者默罕默德带兵东征。他麾下的土耳其近卫军步兵已经装备了成数量的火炮和火门枪。当年被帖木儿封在西亚两河地区的土克曼突厥人已经成了中亚与西亚的霸主。但当他们以传统的蒙古战术对抗奥斯曼土耳其人时,惨遭阵地上火器与弓箭的打击,一战大败。火器的优势已经不可阻挡。

 

  装备火枪抵御骑兵的土耳其人

  四十年后,重新崛起的波斯军队在中亚的某夫遭遇了以蒙古血统自居的乌兹比克汗昔班尼。后者依然使用偏传统的蒙古战术发起进攻,却在波斯步兵的火器阵地面前被彻底击溃。本想恢复蒙古在中亚霸权的昔班尼汗在战斗中被打死。又过了十多年,以蒙古人自居的中亚王公巴布尔入侵印度,用来自土耳其的火器为依靠,数次大败印度人的抵抗。

  巴布尔的帝国以蒙古之名命名为莫卧儿,却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年蒙古人战术的影子了。在他决定入侵印度前,曾经在中亚征战多年,招募的兵士中以蒙古人最被轻视和看不起。原因也不奇怪,大战之中,蒙古人所在的那一侧,经常成为双方重点打击的对象。这些软柿子一般的蒙古人,则在逃跑、抢劫方面,比作战本身更有天赋。

 

  波斯画上的某夫战役

  到了这个时代,还坚持使用传统蒙古战术的地区仅有蒙古草原上的本地人,以及经常靠吸纳蒙古骑兵来提升部队战斗力的明朝边境骑兵。然而双方的一系列交战中,蒙古式的骑兵战术并没有多大的发挥余地。在小规模的冲突中,双方日渐凋零的骑兵都难有大的作为。

 

  采用蒙古骑兵战术的明朝边境部队

  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蒙古强权是17世纪开始崛起的准格尔汗国。不过,此时的蒙古本土地区,成吉思汗时代的优良骑兵传统也被新的火药技术所侵蚀。当噶尔丹的军队在乌兰布通及昭莫多迎战北上的清军时,军中大量装备了火枪。连过去以弓马娴熟而骄傲的蒙古骑兵,都开始背上一杆烧火棍。雍正时候,噶尔丹策零不仅大量为蒙古士兵装备火枪,甚至还从俄罗斯军队中招降了被迫在中亚服役的瑞典炮兵。成吉思汗的骑兵战术,实际上已经被战争中的双方彻底遗忘。

 

  17世纪开始装备火枪的蒙古骑兵

  今天,胡乱吹捧蒙古帝国崛起的内容铺天盖地。但蒙古的崛起,更多的是成吉思汗时代的那批卓越组织、战略、战术人才的成就。作为他们的主要成果,蒙古战术在13世纪,的确具有一定的前瞻性。但这种优势并没有很多后世的文人墨客所吹嘘的那么不可一世。相反,蒙古人根据不同地区遭遇的实际情况,很快就更改了自己的使用战术。以至于蒙古战术在很多地方只是昙花一现,只能越来越寄居于军事技艺和战争水平相对薄弱的地区,直到彻底消失。

文章来源:冷炮历史   作者: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信箱Mail :dmhlj@sohu.com

传真Fax :+86-451-8793671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451-8793671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dmhlj@sohu.com

关于我们

黑ICP备15006614号-1 哈公网安备230100020044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 : 黑B2-20160070

黑新网备 许可证编号:2332015001

关注我们
  • 最美龙江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