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篇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篇

爱情在冬天光顾了我

发布日期:2019-08-02

北方的冬天说来就来。

昨天的路上还看见从树上落下的叶子,而今天早晨推开屋门,门外便是一片茫茫雪野了。

我知道,又一个冬天来了。爱情就在这一年的冬天光顾了我。

在寒风凛冽,零下三十摄氏度的一个大雪飘飞的日子里,我结识了一个叫冬冬的女孩。结识的过程以及结识以后还有许多过程,我都省略不叙述了。总之,我和这个叫冬冬的女孩相爱了。

一天,大雪刚停下,我就接到冬冬打来的电话。

冬冬叫我陪她去医院看一个病人。

放下电话,我找了冬冬,和她一起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的病房里,冬冬径直把我领到一张床前。床上平直地躺着一个面色如白纸一样的女孩。

冬冬平静地对我说:“她是我妹妹,叫雪雪。”

听完冬冬的介绍,我就看躺在床上的雪雪。此时的雪雪,眼睛直直地看着天棚。

冬冬近前,俯下身对雪雪指着我说:“雪雪,你看谁来了?”

从雪雪面部表情看,雪雪似乎没有听见,眼睛依然直直地看着天棚。

冬冬就长叹一声,坐在床边上……

从医院出来后,我就问冬冬:“雪雪患的是什么病?”

冬冬说:“我不想说。”

我便不再问。

我和冬冬第二次看雪雪时,冬冬又俯下身子,指着我对雪说:“雪雪,你看谁来了?”

雪雪的面部表情依然没有反应,眼睛依然直直地看着天棚。

第三次和冬冬去看雪雪时,冬冬又俯下身子,指着我对雪说:“雪雪,你看谁来了?”

这次,雪雪好象听见了。她转过头来静静地看我,突然很急切地抓住我的手,喊一声:“明哥。”

然后就伏在我的怀前哭泣不止。

这时,我发现冬冬的脸上有着很愉快的笑容。

雪雪仍在哭,我莫名其妙地用眼神询问冬冬,雪雪怎么叫我明哥?

冬冬也用眼神告诉我:别出声。

就这样挺着,任雪雪在我的怀前哭着……

后来有一天,我又突然接到冬冬的电话,电话里冬冬的声音很悲伤。

冬冬说:“雪雪死了!”

听后,我无力地放下电话的听筒。

料理完雪雪的后事,我和冬冬在一天散步时,我问冬冬:“雪雪到底患的是什么病?她为什么叫我明哥?”

冬冬没有回答我的问话。

天突然阴了,不一会儿,就有鹅毛般的大雪飘下来。冬冬的长发落下了一层“鹅毛”后,终于对我说:“我也不知道雪雪患的是什么病,就连医生也说不清楚。雪雪原来有个男朋友,叫明,雪雪特爱明。明在一次出差中,因路见不平,被歹徒刺杀而死。明死后,雪雪日夜思念明。后来,就突然高烧不止,烧的人事不省。待雪从高烧中醒来,已是三天三夜后的事情了。醒来后的雪雪就失去了一切记忆,几乎变成了植物人一般。” 

停了停后,冬冬又接着说:“偶然的一天,我在街上看到你,发现你长的很象明,我就设法接近你,想让你的面孔,唤醒我妹妹沉睡的记忆,可惜,最终一切还是徒劳。”

听完冬冬的话,我一切都明白了,同时,我也明白了我和冬冬的爱情将意味着什么。

我就问冬冬:“这么说,你是为了你妹妹,才爱上我的?”

冬冬点点头。

我又问:“那么排除你妹妹,你还爱我吗?”

冬冬摇摇头。冬冬说:“我早就有了男朋友,他在南方当兵。”

我说:“咱们的故事应该结束了!”

冬冬说:“你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我说:“谢谢你,冬冬。”

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这时,雪停了。

爱情在冬天光顾了我,又在冬天远离了我。

唉,这个该死的冬天!

作者:袁炳发,中国作协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东北小小说沙龙主席。出版有《袁炳发小小说》《弯弯的月亮》《寻找红苹果》等多部。有作品被选入美国、日本等大学教材。《身后的人》获全国小小说优秀作品奖,获第五届小小说金麻雀奖、小小说事业推动奖。

文章来源:   作者: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信箱Mail :dmhlj@sohu.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dmhlj@sohu.com

关于我们

黑ICP备15006614号-1 哈公网安备230100020044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 : 黑B2-20160070

黑新网备 许可证编号:2332015001

关注我们
  • 最美龙江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