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

当前位置: 首页 > 博览

大都无城:“二里头”之前是“满天星斗”的时代

发布日期:2019-07-17

 

铜爵

时间:1月8日

地点:彼岸书店

嘉宾:许宏马勇

主持人:庄秋水

“大都无城”从考古学上甚至有一定颠覆性

庄秋水(作家):许宏老师最近出了一本书叫《大都无城:中国故都的动态解读》。我们总觉得从现有的都城来看,中国传统的都城是有城有墙,前朝后事,左宗右社,大中轴线,但许宏老师在这本书里提出非常前沿的概念,从最早的中国二里头文化到汉代这两千多年,其实中国绝大部分都城是没有城墙的,这背后有非常深邃的文化解读。

许宏(考古学家):这是我第三本小书,相比之下我觉得这本书偏专业、偏考古。我第一本小书是《最早中国》,就是从我做队长的“二里头”这个点开始。《最早中国》如果加一个副标题的话,可以叫“二里头的文明的崛起”。从这个点开始我第二本小书是《何以中国:往前上溯几百年》,为什么最早的中国在中原?要解决这样的问题。第三本小书是内在的逻辑,从微观、中观转向宏观了,所以它的副标题叫“中国古都的动态解读”。从古都这个角度来看,“二里头”在整个中国文明史的地位、作用以及影响,基本上是这样的。

按理说这个考古书大家读起来比较专业,但是考古人写史,我来探究文字产生之前的历史,一定得用考古人的话语、系统和方法来做。

我个人的一种考虑就是,大家总说历史学、考古学,我认为历史学不是考古学的终极学科,只有历史文献学或者文献史学才是历史学的终极学科。它们都作为一种手段、方法,然后一起殊途同归地探究大历史。

我1992年读博士,1996年博士毕业, 20年前我的博士论文做的就是先秦城市考古学研究。诸多问题包括“大都无城”这个概念的提出,都是这20多年以来思考、探究的一个结果。这样看来“大都无城”从考古学上甚至有一定的颠覆性。大家以前一提到中国古代城市就想到明清紫禁城、北宋汴梁、唐的长安这样的城市,无邑不城,只要大的都城一定会有大的城圈围着。我们有学者就认为,从头到尾有国家一定有都城,有都城就一定要有城墙,包括外郭城。

我想先说一个概念问题,如果说城圈的话,国家社会一旦复杂化,国家一定有它的权力中心。这个权力中心里面,一定有统治者、贵族、王者所居住的地方。这块地方一定是禁地,一定不是该开放的。正因为有这样的信念,我带着我的团队在十几年以前,在“二里头”就发现了中国最早的宫城紫禁城,就是因为我相信它一定有,我接手的时候已经挖了四十年了,但是没有发现。正像在我的《最早的中国》里面一个小节题目一样,叫“想出来的工程”。这个工程是想出来的,我要验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站在前人肩膀上。

这是关于里面一个特殊区域,围起聚落的一个特殊区域,我们可以把它形象称为宫城或者小城,这个一定会有的,而“大都无城”指的是没有外郭城这个城圈、城墙,里面的一定会有,哪怕是个栅栏,它也得有个围着,哪怕是个壕沟也得围着。但是外面这一圈,我进行梳理,这20多年的积累,一开始比较模糊,有的有,有的没有。后来当我把视野从先秦往下追溯到秦汉的时候,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大家现在公认的中国最早的王朝都城从“二里头”开始。

 

陶片上的龙纹

 

二里头宫殿复原图

“满天星斗”没有中心,百花齐放

许宏:我到现在接手“二里头”已经第18个年头了,加在一起“二里头”发现已经58年了,我们一直没有找到“二里头”的外郭城。从这开始,我们向下探究,一直到东汉的洛阳城,将近2000年的时间里,所谓的商代早期的一百多年,就是“二里头”和殷墟之间的二里岗时期,以及春秋战国时期四五百年,除了将近700年时间之外,大概有1200多年时间,是没有外郭城的,这是我从考古学角度对这样一个历史现象做了一个提炼,能不能成立大家可以讨论,但是无论别人说,还是我个人评价,我希望大家从我用的资料,从逻辑和推导过程来看它能不能站得住脚,我个人在学术上是有这个自信的。

这样跟它后面的“后大都无城”时代形成鲜明对比,因为我注意到从曹魏邺城和魏晋洛阳城才开始城郭齐备,大都无城退出历史舞台,必须要有外郭城,这是城郭齐备第一要素。

第二个要素,就是纵贯城市的大中轴线,现在一般纵贯全城的大中轴线指的是从偏北宫城的北门开始,向南延伸到郭城南大门这样一条线。我们说从汉魏洛阳城的铜驼街到唐长安城的朱雀大街,一直到前门大街,这样一条线,从曹魏邺城开始和魏晋洛阳城开始,这是第二个要素。

第三个要素是严格里坊制,最典型的是唐长安城棋盘格式的,表面是都邑制度,内在是城市居民的管理制度。这三点合在一起构成了“后大都无城”时代的重要特征。

在“二里头”之前,我们可以把它叫“满天星斗”的时代,这是我们中国考古学界泰斗苏秉琦先生说的。“满天星斗”没有中心,百花齐放,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无中心的多元化。从“二里头”开始,东亚大陆最早的核心文化,中国最早的广域国家出来,它进入到“月明星稀”的时代,不是那些没有,而是跟“二里头”相比暗淡无光,因为“二里头”是国上之国,我们可以叫“二里头”以后的阶段为有中心的多元。

 

嵌绿松石兽面铜牌饰

从“二里头”开始,中国历史有一个新纪元

许宏:从无中心的多元到有中心的多元。那个时候它是国上之国,没有高度的管控,不是郡县制。所以一直到西周时期,广域王权国家,王国有中心的多元。

之后秦汉一直到明清,大家知道是一统化的中国,高度集权的皇权,一竿子到底的郡县制。这样的话,“二里头”和秦是两大结点。从这个意义上讲,“二里头”并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早的。它为什么重要?就重要在它是由多元转向一体的结点,从它开始,中国历史就有一个新纪元。

无独有偶,大都无城恰恰在这个时候起来了。从“二里头”开始,就进入到有老大、国上之国的状态,就是文化自信。为什么说是文化自信呢?因为大都无城时代大都所处的国家,恰恰都是国势强盛的时代,没有极贫极弱的。因为大都无城不是修不起,可以修,但是它有软文化、软实力,没有必要修。它有这个自信,这是我的一种解读。

通过这样一个侧面,把中国古代史串起来。我作为考古人只是提示了一种现象。这种现象现在看来应该是能成立,我们应该把中国文明史放到全球文明史视野下来看,已经有日本学者注意到大都无城所提炼的现象,他们甚至跟印度一些城市开始做比较。我个人也想做这样的工作,我们把视野进一步放开。

马勇:许老师研究的问题,我个人觉得我们可能还没有从许老师提的回到大历史的脉络当中,来讨论中国历史的小问题。我们过去几十年学术化的研究,确实把许多小问题在学术的说理上,都做得很明白了。但是怎么能放到大中国历史的框架当中?特别刚才讲到放到更大的人类文明史的角度去看,可能这是我们中国学术未来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向。

文章来源:   作者: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信箱Mail :dmhlj@sohu.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dmhlj@sohu.com

关于我们

黑ICP备15006614号 哈公网安备230100020044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 : 黑B2-20160070

黑新网备 许可证编号:2332015001

关注我们
  • 最美龙江微信号

0.140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