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篇

李青林:北大荒的黑豆豆树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3日   

 

  文者其人: 李青林,男,1964年出生,在基层担任党支部书记工作,2010年至今在八五二农场第六管理区担任宣传、工会、职教干事。喜爱摄影、新闻、文学写作。致力挖掘军垦文化故事。

  北大荒,有很多让人值得回忆和难忘的东西,即使时光流逝;岁月变迁;也总让人永远留恋,无法从脑海的记忆中抹去……

  黑豆豆树就是我常念念不忘的,想起它,就会想起我的家乡原三师二十团六营七连。黑豆豆树生长在我的出生地也就是现在的八五二农场开发区七队的寡妇林里。说起寡妇林还有一段传奇故事,据史料记载寡妇林子由于这里是一马平川的大地上,孤零零的拔起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在附近挠力河上打鱼的人们,在确定方位时,习惯的叫它“寡妇林”。当时,在大小挠力河之间的三角州上,已经有一至六道树林。所以在1935年编印宝清县志里按顺序,又把‘寡妇林‘定为“七道林”。1938年后,由于抗联队伍在这一带活动,故把寡妇林子又称“赤寡妇林子”。

 

  据农场老干部科魏玉章老人采访调查,相传“寡妇林”有一姓常的寡妇带领两个姑娘在这开了个小店,所以又叫“寡妇店”。那时,宝清县城规模很小。住在这草甸里的人们购买东西,要到富锦县城去买,“寡妇林子”是必经之地。另外进山挖人参的、打猎的、倒套子(运木材)的、种大烟的,还有土匪经常在这一带出没(枪烟土和人参),在这常来常往落脚居住。八路军游击队也经常在这一带活动,听说还在寡妇林里和日本鬼子打过仗。 60年大跃进时七队职工在树林里积肥时挖出好多38枪和子弹壳,罐头盒等物品。

  常寡妇能在这几十里地荒无人烟的小孤树林边居住,能长期站住脚,迎接三教九流八方来客,非比寻常。听说她还会武功,一般人也惹不起她。开始常寡妇只为客商代做饭菜,后来宝大公路(宝清大和镇)修通她才正式开起旅店来了。过去这一带有三个旅店统称“三站“一站是常家岗上的”倪家店“,二站是”寡妇林子”里的“寡妇店”,三站是蛤蟆通河的“老头店”都是“完北”荒原里的必经之路。

 

  寡妇林其实并不大,但说来奇怪,原始的树种却很多。其它方圆几百里的林子,唯独寡妇林里长着几棵黑豆豆树。每年到七八月份,黑豆豆树吐绿开花,结出一串串像葡萄似的黑豆豆。又酸又甜,好吃极了。小的时候二孩、小伟,宝春和我童年的那些伙伴,总也抵挡不住熟透时黑豆豆的诱惑,旷课;迟到;爬树够黑豆豆吃。那是一件乐此不疲常惬意的事,为这没少挨时任校长的老爸一次次臭扁……

  七连当时下乡的知青很多,北京、天津、上海、哈尔滨一二百号人,连队很热闹。他们有的也常常溜过来,爬上树够着吃。我不会爬树就索性在树底下央求,要着接着吃。有一个知青还不小心摔下来,住进了医院。老连长在大会上那是一顿火啊,大人们再也不让我们爬树了。

 

  没有了黑豆豆吃,我们就钻进大豆地里吃黑甜甜。放学后到荒野外帮着老师采黄花菜,那时,北大荒天是蓝的,地是五彩缤纷的。大自然一切是那么的和谐有趣,童年总是在无忧无虑中长大。82年,我随父亲搬到了场部。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家乡,童年的一切留在了寡妇林、黑豆豆树下。二十五年之中工作、成家,有时总会不经意中想起家乡,想起寡妇林,想起那几棵黑豆豆树,不知它现在是否安康健在。家里条件好了,买了电脑,我给自己起了个网名“黑豆树”。我也常把北大荒的黑豆豆树,童年的趣事讲给网友听,让他们也品尝北大荒当年大自然的无私馈赠和美味。以此来记忆北大荒童年的过去。

 

  我们一天天会变老,北大荒,黑豆豆树,永远绿树常青。

文章来源:浓情黑土地   作者:
分享到: 0
联系我们

信箱Mail :dmhlj@sohu.com

传真Fax :+86-451-58560867

关于我们

黑ICP备15006614号-1 哈公网安备230100020044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 : 黑B2-20160070

黑新网备 许可证编号:2332015001

关注我们
  • 最美龙江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