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

牢记鸡东红色革命村落及事件

发布日期:2017年06月19日   

   

  鸡东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红色文化 "九一八”事变后,日寇的铁蹄践踏了鸡东这片富饶的土地。同时,也给勤劳善良的鸡东人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痛。然而,鸡东儿女“知耻而后勇”,化耻辱为悲愤,化悲愤为自尊。在生与死、爱与恨、悲与愤面前,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以气吞山河的浩然正气捍卫了一个中华民族的尊严。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点燃了鸡东熊熊燃烧的抗日烽火,用生命谱写了一曲曲荡气回肠的英雄赞歌。

  铭记历史,不是让我们记住仇恨,而是让我们时刻保持警醒:“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忘记就意味着背叛!国土的沦陷,是民族的耻辱。日本的侵华暴行,是中国人抹不去的记忆。我们需要记住曾经的屈辱和抗争、记住战争的惨痛、记住侵略者的野蛮残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避免历史悲剧的重演,必须铭记并反思过去的苦难,从中汲取进步的力量。

  我们不但要记住,鸡冠山的呻吟,穆棱河的哭泣。还要牢记为鸡东舍身取义、血洒疆土的烈士们,更要记住那些被人们遗忘的红色革命村落及地名。它们是------

  一、一撮毛(今明德乡立新村)

  一撮毛:鸡东地区第一个建立的党组织。

  1930年11月,鸡东地区抗日时期中共北满特委在密山县委成立的五个党支部之一,鸡东县境内开始有党的活动。1931年春,中共饶河中心县委领导人崔石泉(崔庸健)派党员金刚天、蔡基范来一撮毛(今明德乡内)开展革命工作,组织群众,宣传马列主义,在一撮毛发展了一批党员,党员有金炳龙、蔡基范、金刚天、奇斗星。组建了党支部,金炳龙任支部书记。

  1931年冬绥宁中心县委派党员阚玉坤来密山县,阚玉坤一进入密山县哈达河就在农民梁玉坤家扎了根,后又派党员金镇浩、金百万、朱德海、李春华、金平国、郑燮等10名同志携带着家眷来到密山县永安乡(今鸡东县辖)锅盔山下落户。做组织群众和发展党工作。后来绥宁中心县委又派党员张墨林来密山,张墨林、阚玉坤等人,深入群众,宣传革命道理,用革命思想武装群众。

  1932年2月,中共绥宁中心县委派朴凤南同志到密山任区委书记工作。3月16日,张墨林、阚玉坤、金大伦(李成林)、林贵春、大老朴等8名同志在哈达河二段梁玉坤家召开骨干会议,在会上成立了密山县抗日总会,抗日总会由张墨林负责,梁玉坤为组织部长,姓赵(田中齐)为宣传部长,李亚 1959年5月,曾任东北抗联第四军军长的李延禄在卸任黑龙江省副省长职务后,回访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二、张老奤菜营(今哈达镇哈达水库)

  张老奤菜营:(抗联四军军部所在地、密山中心县委机关所在地,密山抗日游击队成立地,中共吉东地区抗联四军红色国际秘密交通中转站)。

  张老奤菜营在哈达河水库附近的狍子沟不远处,两山之间有一块簸箕形的小山窝地。簸箕地附近山高林密,山泉奔涌,溪水四季长流。1934年3月20日,是鸡东抗日斗争史上值得记忆的日子。这一天,中共密山县委在张老奤菜营开会,正式成立“密山抗日游击队”(始称民众抗日军)(北山游击队)。张宝山任队长,金百万任副队长,金根任参谋,金昌德、梁怀中为分队长。游击队共有队员34人,长短枪34支,党员10名,团员4名,党支部书记由金百万担任。游击队队旗为粉红色,上写着“民众抗日军”五个大字。县游击队成立不久,1934年9月,中共满洲省委巡视员吴平主持县委扩大会议。会议贯彻党的反日统一战线方针,联合各种力量共同对敌。

  会议决定县抗日游击队与李延禄领导的人民革命军合并组成“抗日同盟军第四军”。李延禄任军长,何忠国任政治部主任,胡志敏任参谋长。全军共231人,设一个师,师下设三个团,一个独立营、一个卫队连,县游击队改编为第二团。县委扩大会议坚持党指挥枪原则,决定抗日同盟军由县委领导,抽调朴凤南、李根淑、李春根、黄玉清、金根、金镇浩等一批党员充实到四军加强党的工作。抗日同盟军根据党中央《八一宣言》精神,于1936年更名为“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

  三、郝家屯(今向阳镇卫国村)

 

  郝家屯会议:1933年6月下旬,李延禄、张文偕、张奎等率救国游击军王毓峰团、冯守臣骑兵营和军部约400人到密山县境,在黄窝集与杨太和一团会合。游击军在宁安接连获胜的消息早就传到了密山,李延禄队伍到密山后使当地的很多反日山林队受到鼓舞,在队伍到达郝家屯的第二天,就有报号“小白龙”等几支山林队前来拜会。在6月末时,救国游击军召集密山的十多支反日山林队在郝家屯召开第一次联席会议。

  在反日山林队会议结束的第二天,各队刚刚离去,驻半截河的30多名日军和伪警备旅宫团前来“讨伐”,李延禄率军部人员转移,王毓峰第二团前来应战。战斗中因地理情况不熟,误入敌阵,牺牲15人。1933年7月初,中共吉东局的职工部长吴赤峰在鸡东县小石头河子与游击军军部接上关系,吴赤峰和李延禄等研究决定,再召开一次反日山林队联席会议,共商联合抗日大计,同时吴赤峰建议改用“东北人民抗日革命军”。7月下旬,第二次山林队联席会议仍在郝家屯召开。在会议上大家一致同意启用“东北人民抗日革命军”的称号,新编队伍为3个团、2个营和军部,由李延禄任军长,张文偕任政委,张奎任参谋长;一团长杨太和、二团长王毓峰、三团长苏衍仁(小白龙)、骑兵营长冯守臣、步兵营长李玉丰、军部政保连长金相国,全军总人数发展近千人。

  四、半截河(今向阳镇)

 

  半截河军事要塞:向阳半截河要塞位于鸡东县向阳镇南5公里处向阳南山之中,南起鸡东县境内的青狐岭庙,北至密山南部的蜂密山,正面宽120公里,纵深11公里,是侵华日军伪满国境筑垒要塞阵地群之一,被日本关东军自誉为“东方马其诺防线”。其中,鸡东境内协防阵地分别为:青山阵地、杏山阵地、五连尖山阵地、小炉台阵地、西大营等阵地群组成。1934年6月开始施工,1937年12月阵地主体工程完工。修建永久性阵地3处,6个野战阵地.5个步兵中队,2个炮兵中队,1个工兵中队,轻型炮20门,高射炮6门,驻扎人数约为1500人。

 

 

  半截河要塞,是日军东部正面战略方向的8个要塞阵地中的1个,是重要的军事指挥防御重地。半截河要塞是继我省虎头要塞、东宁要塞、孙吴要塞迄今发现又一处大型的重要军事要塞遗址,

  青山阵地遗址

 

  杏山阵地遗址

 

  五连尖山阵地遗址

 

  小炉台阵地哨卡

 

  西大营阵地地下指挥所

 

  向阳半截河要塞地下设施之谜

  半截河军事要塞是侵华日军伪满国境要塞阵地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日本法西斯在中国东北遗留下来的最大历史谜团。据中、日、俄专家学者调查表明,伪满国境要塞阵地群是根据不同自然地理、军事地理和战略计划,构筑的永久性军事工事,配备相应的兵种、武器、形成各自相对独立的地下地上设施相连、阵地与阵地相结合的,具有各自不同的战略防御要塞、这些要塞形成了或战略进攻、或攻防兼备的军事筑垒体系。关东军对国境军事设施的建设,从策划、勘察、设计、施工、投入使用,一直是极其保密的情况下实施和管理的,因此,半截河要塞庞大的地上地下的要塞阵地,虽已暴露了半个世纪,但它是怎样建成的,有什么样的战略功能,尤其是留有许多地下要塞和秘密仓库还未发现长埋于地下。有待于我们进一步探查和发现.

  侵华日军东部正面概要图

 

  五、夹信子(今平阳镇)

  平阳镇八角楼又称八角戏楼:建于一九一八年,至今已近百年历史。是由当地商界的领导人,倪兰廷,惠海廷,陶喜廷三人发起并主持修建了八角楼。该剧院是由八面八个角构成,故取名为八角楼。楼的直径是二十三米,每边长九点五米,占地总面积五百九十三平方米。

  八角楼的外貌:楼是双层双檐,楼高十五米,楼基是用青方石砌成,一米以上青砖镶带,中间白灰抹平。二楼周围八面各有花窗一个,中间红柱相隔。楼底层正中有高二米、宽一米八十的正门,东北、东南各有边门,也就是安全门,门上有突起的木框,框上雕刻着美丽的花纹。檐下是古典的巨尺形图案,均涂以彩色油漆。屋顶铺盖黑色瓦楞铁皮。两层的八角都微微向上翘起,顶部正中又有一小八角形圆柱,柱上有高二米的顶针一根。黑瓦、白墙、红柱交相辉映,显得庄严朴素,美观大方。

  八角楼的内部有:木制南北二楼和后楼,都各有楼梯通上,楼前有高一米雕花彩绘木栏杆,靠栏杆的一面是包厢座席。后侧是一米宽的走廊,楼上共有包厢座席十个。分甲、乙两类。底层前三分之一处有木制的大舞台一座,呈半圆形,四周刻有精致图案。屋顶有斜梁八根,底下顶在八角的柱子上,顶端和一短立柱以榫相接,向下呈放射状,各梁之间有横木相连成蛛网状,逐级向下扩展,中间有柱子,是木拱型建筑,具有北方的独特风格。楼内能够容纳一千多观众,不论在楼上或楼下任何一个地方,都可清楚的观赏演员表演,声音清晰如在耳边。可见八角楼建筑者的技术之高超。

 

  八角楼

 

  平阳惨案——民族英雄苏怀田

  平阳镇惨案

  1932年,田宝贵、杨太和、冷寿山及苏怀田等一批共产党人及爱国志士在民族危难之际挺身而出,积极组织抗日武装,共同举起了抗日救国的旗帜。

  苏怀田率队投身抗日爱国斗争,同田宝贵等领导的抗日武装合兵一处,队伍一度发展到200多人,成为当时鸡东地区一支规模最大的抗日武装,后被收编为“抗日救国军补充二团”。苏怀田任团长,李延平任政委,田宝贵任副团长,杨太和等分别任营长。补充二团组建不久,便奉命收缴穆棱矿白俄反动矿主谢杰斯财产及矿警武器。

  1932年7日18日,已经暗中勾结日本帝国主义的护路军总司令丁超、护路军驻平阳镇王孝之、车子久以谈收缴穆棱矿白俄矿主武装及抗日的事,最终把苏怀田及补充二团的部分官兵骗到了平阳镇。苏怀田、田宝贵他们率官兵来到平阳镇后, 王孝芝、车之久假意亲自出面迎接,安排到团部(平阳镇供销社的后面)休息,一、二营部队被安排到平阳镇戏院(平阳镇八角楼)待命。不料苏怀田、田宝贵等人刚刚到门口,王部埋伏人员一涌而上,武器全部被缴械,并将苏怀田、田宝贵、聂海山、张德功、刘昌等6名营以上干部个个上了绑绳,不容分说将6名军官拉到平阳镇北门外。王孝芝早已准备了十八把铡刀放在刑场上(平阳镇客运站后院东北角),抗日救国军补充二团苏怀田等6名营以上干部大义凛然在敌人的铡刀下英勇牺牲。在八角楼戏院里待命的补充二团的其他官兵也一一被缴械,被拉到平阳镇北门城外用枪杀害了。“平阳镇惨案”使一支抗日武装力量遭受到重大损失。丁超、王孝芝、车之久制造一起亲者痛、仇者快的“平阳镇惨案”。

  苏怀田牺牲时刚40多岁;田宝贵副团长仅27岁。6名军官牺牲后,6人的头颅被挂在东城门示众。田宝贵的妻子像发了疯似地趁夜黑将自己丈夫的头颅从城门取下,与身子缝在一起,才使烈士有个完整的身躯长眠于鸡东大地。

 

  六、哈达河(今东海镇新华村)

  东北抗日联军四军成立地

 

 

  哈达河之战:1934年4月伪军二十六团进驻哈达河后,抢劫民财、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哈达河百姓受尽了凌辱和苦难。1936年当时的抗联三军与抗联四军在哈达河联合抗战,为了拔出盘踞在哈达河这个作恶多端伪军团,经研究决定派人打入敌人内部,做策反和接应工作,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抗联三军四师王生指导员的肩上。王指导员打入伪军二十六团后,在与伪军士兵交谈中发现一些士兵都是劳苦出身,对伪军苏团长卖国媚日,欺压百姓的行为深感厌恶,但他们敢怒不敢言。王指导员通过细致观察,最终认定了几个不愿甘当日本走狗和具有爱国情操的士兵作为争取目标。经过王生指导员的努力,反正了伪军二十六团内部的两个连队。并及时和抗联三军四师师部取得联系,汇报了策反工作的进展情况和攻打哈达河伪军二十六团的作战计划。

  1936年6月,农历端午节的前一天夜里,抗联三军四师师长郝贵林率领东北抗联三军四师三百多名战士,从哈达河北部的山林出发,迅速向哈达河伪军二十六团摸去,夜里十一点多钟,抗联部队在郝师长的带领下,开始攻打伪军二十六团,王指导员带领被策反人员从团部内接应。顿时,哈达河枪声阵阵,“投降不杀”的口号震天动地。在我东北人民革命军的猛烈攻击下,二十六团伪军溃不成军,仓皇逃窜,伪军苏团长在逃跑的途中被抗联战士击伤并抓获。经过这一场激烈的战斗,抗日联军缴获了各种枪支二百余支,子弹数万发,两个反正连队伪军士兵志愿参加了抗联队伍,伪军二十六团彻底被抗日联军击垮。

 

  烈士朱守一

  朱守一同志原名周子岐。一九零五年出生在奉天(现在的沈阳市)省城的一个农民家里。一九三四年六月,为了加强密山赤色游击队的力量,加强对吉东地区游击队的领导,更好地开展游击战争,打击日本侵略者,中共满洲省委决定派朱守一同志去密山赤色游击队任队长。朱守一同志到任后,和其他同志一道研究、分析后,决定先发动哈达河街基的群众暴动。同时,来个里应外合,适时攻打哈达河街基。

  一九三四年六月的一天,密山赤色游击队经过一夜急行军,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伙鬼子,从山麓东侧向哈达河方向走来。这是一伙日军讨伐队,二十多人,为首的小队长叫黑田。随即战斗打响了,黑田知道中了埋伏,也摆开阵势,准备与赤色游击队顽抗到底。激战了一个上午,在我军严厉地打击下,日军讨伐队伤亡惨重,丧失了进攻的能力,只好抱头鼠窜。眼看陷于被游击队全歼绝境的日本鬼子,狼狈地逃到二段山下大地主张老四的围墙边时,万恶的地主张老四认贼作父,立刻打开大门,把日本鬼子接近院内。日本鬼子利用张老四的炮台和围墙作掩体,用“洋台子”等重型火炮向我游击队攻击。一名游击战士,看准黑田小队长脑袋,狠狠地一扣扳机,黑田应声倒下,结束了他那罪恶的一生,朱守一同志看得清楚,一跃站起身来,兴奋地举起双臂,鼓掌叫好,不料,敌人的一颗子弹飞来,正打中朱队长的胸部,立刻鲜血涌出,由于伤势太重,流血过多,朱守一同志不幸牺牲,牺牲时年仅二十九岁。

  当地老百姓听说朱队长牺牲了,都主动地跑上山来悼念。山下有位叫徐子林的小伙子,把自己家的一个新马槽扛上山来,成殓了烈士的遗体。另外一些群众拿来锹镐,就在朱队长的牺牲地挖好墓穴,含着热泪把烈士掩埋了。

 

  血染二段山、铲除地主张老四

  日本侵略者侵占密山后,张老四就投靠了日寇,经常给日本军队送粮,送情报。1934年6月的一天,密山赤色游击队在大队长朱守一追击日军讨伐队时,张老四敞开大院帮助日寇攻击我游击队战士,在这次战斗中,我军虽然击毙了日本讨伐队的小队长黑田等数名日军,但却牺牲了我党优秀的共产党员、游击队大队长朱守一同志。

  一九三四年八月二十一日,中共密山县委主要领导人朴凤南、李春根、张奎、何初林等,在哈达北沟杨木瞎开会。研究如何铲除恶霸地主张老四,为牺牲的战友前密山县抗日游击队长朱守一烈士报仇的问题。大家一致认为,当前铲除恶霸地主张老四有多方面的积极影响。一、可以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二、消消日军的锐气;三、为战友报仇;四、利于发展群众。因此它是县委工作的当务之急,会议决定:先在哈达河一带散发传单,揭露恶霸地主张老四卖身投敌,认贼作父的丑恶罪行。第二步,组织军事力量,攻打张家大院,铲除张老四。

  1934年8月24日,正值麦收时节,密山县委接到侦查人员的报告说,张家大院全力以赴抢收麦子。他们亲眼看到张老四带着手枪在地里,监督雇工干活。当天夜里,密山县委决定:派游击队长张奎同志带领十二名游击队战士,奔赴张家大院。埋伏在麦地里。活捉了老奸巨猾的张老四。当天,把他押到哈达河北沟里杨目瞎进行审问。

  一天晚上,张老四乘看守人员稍不注意,又畏罪潜逃了。张奎、李春根、朴凤南、何初林得到消息后,决定兵分两路进行追捕。张奎队长带领四名战士隐蔽在张老四的住宅附近,侦查情况,待机行动。另一路由金昌德、李春根等同志骑马进行追逐和搜索。一天过去了,直到天黑也没有发现张老四行踪。张奎队长便决定收兵,返回驻地。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由小到大越来越清晰了,只见他摸到路口,定了定神,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撒腿就跑。张奎队长一看是张老四喝令两声,没有停住,便举枪射击,复仇的子弹穿透了罪恶者的胸膛。

  张老四被击毙的第二天,游击队为彻底地消灭这一地主武装,突袭了张老四的老窝——罪恶累累的张家大院。活捉了反动头目—张老大。从此,解除了盘踞哈达河一带多年的罪恶多端的反动地主武装,为民除了一大害。

 

  黄家店(今兴农镇兴农村)

  火烧黄家店:一九三五年秋的一天,一队日本侵略军张牙舞爪地开进了一个村庄,住了三四天,竟举着火把,把一个好端端的大车店放火烧掉了。

  民国时期,现在的兴农乡还是荒凉的山区。树木遮日,荒草过人,是野兽游乐之地。在这个山沟里,分散地居住着二十几家农户。有的是逃荒躲难来到这里,有的是给地主看管土地来到此地。现在兴农乡的太平村就是那时哈达岗出名的大地主沈子君的地窝棚。因此,得名沈家段。

  一九二八年的春季,黄有福为躲避当地的租税,携带着妻小,从老家辽宁逃到这里。他选择了道东一百步远的一个小水泉子附近,搭起了一个临时住的小窝棚。后来,看过往行人天黑无处投宿,在路旁笼火,打小宿,便想了一个生财之道。夫妻俩合计,如果在这里开个车店准能行,再加上过往的人也常到他家歇脚闲谈,人们都说在这开个大车店,方便行人,也有生意做。这样一来,黄有福开店的主意就打定了。夫妻俩经过几个月的苦干,盖起了四间草房,屋里搭起了大锅灶和南北两铺大炕,筹备妥当,开张了。写着“黄家店”三个大字的幌子在门前就挂上了。从此,过路人到这,再也不用打小宿,蹲火堆烤火了。人们坐在热乎乎的炕上,喝着开水,常议论着黄家夫妻这个店开的好,方便行人,生意会兴隆。黄家夫妇是受过苦难的人,为人憨厚大方。对过往住店的客人热情接待,特别是对穷苦的行人,没钱也照样住店。讨饭花子,黄家分文不取,并供给饭菜。由此,“黄家店”就远近出名了。

  生意一年比一年兴隆,日子一年比一年富裕。他们又买了三匹马,拴起一挂车,在附近可了七、八垧荒地,黄家夫妇觉得日子越来越好过。开店、种地的劲头更高了,心里有说不尽的甜啊!一年年地过去了,随着时间的前进,“黄家店”这三个字被人们叫熟了,自然的店名也就成了这块地方的地名了。这就是兴农乡的前身——黄家店的由来。

  一九三五年秋季里,日本鬼子打着“剿匪”的幌子闯到这里,这群野兽见好东西就抢,见年轻小伙子就抓,见年轻女人就奸。把个僻静的山沟搞的鸡犬不宁。“黄家店”又怎样呢?日本鬼子在这里吃喝玩乐了三天,第四天他们就大声怪叫着,逼着黄家搬到山上去。夫妻俩苦苦哀求,却被一个鬼子小队长打了两个嘴巴子。拔出雪亮的尖刀,放在黄有福的脖子上,另外四个鬼子兵在外面用火把房子点着了。夫妻俩眼睁睁地瞅着自己修盖经营了几年的店房在浓烟烈火中倒塌下去,噼噼啪啪的火焰声回荡在山谷中。 黄家夫妇多年经营的“黄家店”不见了,黄家一家人也随着受欺凌的人群在敌人刺刀地威逼下,离开了这里。“黄家店”被火烧掉了,但它的名字却被人们一直流传下来,至今,还有不少人把这里叫做“黄家店”

 

  七、平阳站(今鸡东县鸡东镇)

  侵华日军军营旧址

 

  侵华日军军营旧址始建1936年,使用面积166823平方米。军事设施共有6处,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其中有三处是士兵寝室的房屋,士兵寝室建筑长23米、宽12、5米、高2、7米,面积是287平方米,另两处为暗堡,主体建筑长7、4米、宽3、1米,面积是22、94平方米。还有一处为营房的食堂,食堂建筑长16、4米、宽7米,占地面积是115平方米。军营内有水井两口,水井呈圆形,直径为1、3米,井水现被沿用。

  新兴村(今银峰村、德胜村)

  大顶山战役

 

  大顶山战役——李银峰烈士

  1946年5月,国民党第15集团军司令上将谢文东改编了多年来盘踞在鸡西地区的杨世范、毕文奎、赖明发等多股匪部武装势力。觉得人强马壮、武器精良的谢文东,就带领大股土匪企图攻占鸡宁县城,以阻止我东北民主联军剿匪东下。

  5月15日晨6时许,谢文东匪部窜到鸡冠山北坡,妄图抢占鸡冠山的制高点,东北民主联军第六支队17团二营教导员李银峰率部队反击,打响了鸡冠山战斗。由于进攻土匪人多,山炮、迫击炮、轻重机枪、火力很猛,战斗进行的非常激烈。下午,谢文东匪部全军溃败,向大顶山逃退。李银峰率部队追击,当追击部队进入大顶子山下的山沟时,一发炮弹落在李银峰身边爆炸,弹片击中腰部,血流不止,李银峰不幸牺牲,年仅25岁。为了纪念革命先烈李银峰同志,把大顶山下的村庄命名为银峰村,把银峰村所在的乡命名为银峰乡。

  教导员李银峰的牺牲更加激发了我军战士的怒火,向谢文东匪部发起了更加猛烈的进攻。谢文东匪部溃不成军,狼狈逃窜。杨世范保护着谢文东跑到哈达岗,再由哈达岗逃往虎林再转道逃往饶河。赖明发准备带领残部返回半截河,但他还没来得急休整,我东北民主联军就追赶到了半截河,赖明发见自己的老巢是保不住了,于是,他向虎林饶河一带的深山逃去。

  同年9月赖明发只身一人偷偷溜回家乡,躲藏在杨木林的山中。然而,让赖明发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行迹被上山采蘑菇的当地人发现,报告了向阳区人民政府。区中队立即组织人员进行搜山,抓获了这个残害百姓、作恶多端的败类。

  10月中旬,向阳区人民政府召开公审大会,会后执行枪决。终于赖明发这个恶贯满盈的地头蛇,走完了他不光彩的一生受到了应有的制裁。

文章来源:大锅盔山文化传媒   作者:文字:李 铁 摄影:潘艳敏
分享到: 0
联系我们

信箱Mail :dmhlj@sohu.com

传真Fax :+86-451-58560867

关于我们

黑ICP备15006614号-1 哈公网安备230100020044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 : 黑B2-20160070

黑新网备 许可证编号:2332015001

关注我们
  • 最美龙江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