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

美国人法耶特眼中1918年的哈尔滨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10日   

美国人法耶特眼中1918年的哈尔滨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法耶特·W·凯勒(Fayette W. Keeler),1879年7月26日出生于美国明尼苏达州,是威斯康星州的一名铁路调度员。作为俄国铁路服务队成员之一,他于1918年4月来到哈尔滨,迅速学会了日语和俄语,并轻松地融入了哈尔滨的生活。他在哈尔滨停留了半年之久,此间,他给千里之外的亲友写过书信。从这些英文书信中,法耶特除了表达对亲人的思念之外,还书写了他在哈尔滨的日常生活,阐述了他对当时国际形势的看法。

  法耶特从哈尔滨写给美国亲人的书信,展示了他对于哈尔滨的文化以及风俗的认知。不过略显遗憾的是,法耶特没有学会中文。因此,他关于哈尔滨的记载并不很具体。法耶特目睹了哈尔滨独特的多元文化特质,经历了哈尔滨特有的生活方式,努力让自己适应哈尔滨的气候和生活方式。字里行间不仅包含着他对哈尔滨冷静的观察,还有幽默的描写。

  【俄国铁路服务队的成立,基于美国与俄国的同盟关系。人员选择倾向于寒冷气候区,法耶特成为其中一名应征者,是电报和无线电领域的专家。】

  法耶特所供职的俄国铁路服务队的成立,基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美国与俄国的同盟关系。美国意识到了西伯利亚大铁路在抵抗德国的军事重要性,决定帮助俄国改正修建中存在的问题。然而,在1917年,这条铁路却瓦解了,在铁路东部终点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留下了数以吨计的建筑材料。而且,鉴于沙皇已经在1917年3月被废黜,威尔逊政府希望通过改善俄国交通状况,进而延长其参战的时间。美国铁路咨询委员会在1917年5月出发前往俄国,为西伯利亚大铁路进行检查以及提供相关建议。

  铁路委员会的人员有史蒂文斯(John F. Stevens)、吉布斯(George Gibbs)、 格雷尼埃(John Greiner)、 米勒(Henry Miller)等,他们都是杰出的铁路人,他们一行人在1917年5月31日到达符拉迪沃斯托克。委员会成员乘坐由苏俄政府提供的专列开始考察整个西伯利亚地区。史蒂文斯主席向国务院(the State Department)申请组建一支军事小分队进入西伯利亚。当委员会的其他成员都回到了美国的时候,史蒂文斯作为道路交通部门的顾问留在了西伯利亚,他肩负着提出铁路建设相关建议的任务。菲尔顿(Samuel M. Felton)是军事铁路的总干事,他在回到美国之后接到组建俄国铁路服务队(Russian Railway Service Corps,简称RRSC)这一机构的任务。菲尔顿的目光投向了北方大铁路,选任总经理埃莫森(George H. Emerson)担任该服务队的领导。由于西伯利亚地区气候寒冷,人员选择需要倾向于寒冷气候区,埃莫森召集了几条西北部铁路线路的负责人帮助进行人员招募。

  法耶特就是其中一名应征者。当为自己祖国效力的机会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果断地抓住了这个机会。他本来是北部大铁路威斯康星州苏必利尔段的一位38岁的调度员,已婚,并且育有两个年幼的女儿。他同那些一起加入俄国铁路服务队的人怀着同样的心态——强烈的爱国情感和冒险精神。法耶特从他双亲身上继承了强烈的幽默感以及对于世界强烈的好奇心。他还是电报和无线电领域的专家,虽然法耶特在刚刚来到哈尔滨的时候没有明确的职责,但是他的专业知识为他后来在哈尔滨从事电报、无线电工作奠定了基础。俄国铁路服务队的人员由美国陆军部任职,法耶特被任命为少尉。

  【1917年11月,俄国铁路服务队搭载托马斯号舰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那里没有为服务队人员安排住处。为此,法耶特·凯勒和其他成员立即乘船前往日本。次年4月,铁路服务队中一半左右的人(包含法耶特)来到哈尔滨。法耶特在哈尔滨停留了半年左右。】

  1917年10月,俄国铁路服务队从明尼苏达州的圣保罗出发前往旧金山。11月19日,俄国铁路服务队搭载托马斯号舰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服务队人员由大约75名鲍德温火车机车公司的雇员陪同,这些雇员在那里建造火车机车和汽车。但是,在俄国铁路服务队从圣保罗出发之前,邀请服务队到俄国的克伦斯基临时政府已被布尔什维克革命倾覆了。12月14日,托马斯号舰因而在符拉迪沃斯托克陷入了难以处理的局面。那里没有为服务队人员安排住处,而且只有极少的食品。尽管政权更迭,美国驻俄国大使弗朗西斯(David R. Francis)坚信:美国派出的俄国铁路服务队不应该被遣回,因为不论哪一派别当政,修建铁路都是对他们有好处的。但是,布尔什维克掌握唯一的破冰设备,托马斯号可能陷入被困在冰中无法航行。史蒂文斯此时正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准备迎接铁路服务队,他和美国领事卡维尔(John Caldwell)都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工作。因此,法耶特·凯勒和其他俄国铁路服务队的成员立即乘船前往日本长崎,等待事件的进展。

  1918年2月,史蒂文斯一直在跟中东铁路局局长霍尔瓦特(Dmitri Horvat)协商。2月底,史蒂文斯与霍尔瓦特达成了协议,俄国铁路服务队将驻扎在中东铁路沿线地区。铁路服务队中一半左右的人(包含法耶特·凯勒)离开日本,在4月前往哈尔滨;另一半的人留在了长崎,直到1918年7月才离开。法耶特在哈尔滨停留了半年左右的时间。此间,法耶特主要从事与电报和无线电相关的工作。1918年12月,法耶特离开哈尔滨前往俄国的西伯利亚地区。

  年轻的俄罗斯女人穿着俄国铁路服务队的制服。摄于1919年的满洲。

  “从本期开始我们将介绍法耶特书信中有关他在哈尔滨日常生活的情况。在以后的几期中,还将陆续为大家介绍法耶特书信中所写的在哈的捷克军团(Czech Legion)、中东铁路的一次罢工,以及西伯利亚地区难民的情况。”

  1918年5月24日,哈尔滨

  我不能说我很迷恋哈尔滨。我们遇到了很严重的沙尘暴。沙子和粉末状的马粪,像浓云一样席卷整个城市。我有好几次被困在这种“马粪暴风雪”里面,我们都叫它“马粪暴风雪”,这一点都不是开玩笑。

  这里有一个非常华丽的铁路俱乐部(即现位于西大直街86号的哈铁文化宫),而且我们去那里的时候总有事情可做——跳舞、戏剧、演讲等等。我到达这里不久,参加过一次给奥洛夫将军(Orloff,General Orlov)筹款的舞会,你想捐多少钱就捐多少钱。想要回零钱,显然是非常不友好的事,我于是捐了100卢布。你每次转身几乎都需要捐款,但是,这无所谓,我们美国人都希望能跟俄国人打成一片,所以我们都不在乎这些钱。再说了,一卢布才值6美分啊。

  1918年6月2日,哈尔滨

  我跟你说过这里的日式洗浴吗?你进了浴池,然后待在池子里,过一会儿就有一个女孩进来给你全身浇上华氏211度的水,然后给你的全身打上肥皂,等身上都起满肥皂泡的时候,她就会拿一个小的纤维刷子给你按摩身体。

  1918年8月22日,哈尔滨

  我们跟一大群捷克人在一起玩得很开心。晚上6点的时候,一大群捷克人集合起来,然后列队站好。我们也同样列队站在他们的对面。然后他们演奏了两国的国歌。啊!我一生中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音乐。捷克乐团大概有30个乐手,他们每一个人都演奏得很好。在介绍了两方的指挥官之后,我们迅速散开去玩了。有几个捷克人会说英语,我们玩得很愉快。我们铁路服务队带来了3500支香烟,不知道有多少瓶柠檬水还有其他的饮料以及各种各样的饼干。霍恩贝克(Hornbeck,法耶特的同事)和我都开始豪饮起来。月光如此明亮,感觉就像是白天一样。捷克乐团演奏了大约15首曲子,我真希望你能来听听。我们在基督教青年会(YMCA)的大楼里给他们放了一场电影,大家都玩得很开心。

  1918年8月24日,哈尔滨

  天气非常晴朗,而且非常温暖,天空的颜色近乎透明,俄式教堂发出低沉的钟声,给人一种和平而安详的感觉。

  你们不用担心我的安全,我在这里就像王子一样安全呢。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

  这里大部分时候都很热,在阳光下大汗淋漓,但一旦躲在树荫下,就感觉非常凉爽。我非常喜欢这种天气,我感觉我好像有十年都没有好好享受阳光了。我们每天都要换内衣,一周要换两次制服,否则身上的气味就难以忍受。苍蝇很多,中国人很脏,所以苍蝇有很多。俄国人很懒,不愿意花时间打扫,所以你懂得……

  1918年9月19日

  我已经连着三天去看牙医了,补了几个牙洞,然后洗了牙。牙医是一个俄罗斯女人,她是一个美国人的妻子。牙医有一种能减轻疼痛的诀窍,当她处理你的牙齿的时候,她用左臂环住你的头,然后把你的头放在她宽阔的胸膛里。她工作的时候,身体总是随着呼吸起伏,然后她用钻头钻你的牙齿。

  昨天晚上,我看见一个俄国人殴打一位中国司机,就因为司机不愿意送他和他的妻子去郊区。你不能责备那个俄国人,因为司机本来就是你要他往哪儿走,他就得带你去哪儿。

  1918年9月22日

  天气还是一样,又下雨又冷。我们需要大衣。但是我们现在听说,除非我们能得到华盛顿的优先特批,否则我们就不会有大衣可穿了。等我们明年夏天收到大衣的时候,估计我们就用不上了……

  1918年10月15日

  目前为止,我在哈尔滨已经见过了来自美国、英国、捷克、俄国和法国的军队,不久之后还可能见到意大利人。我忘记了,还有日本人和中国人。

  1918年10月26日

  最近几天雪下得很大。这让我想到了我到达符拉迪沃斯托克的第一个晚上,那时也有一场暴风雪。在寒冷的天气里,你才能看到俄罗斯女人最好的样子。她们的脸颊像苹果一样呈现一种玫瑰红色,她们就像年轻的小鹿一样健康。你可能会说我被她们的魅力迷住了,可是全军团的人都是这样,大家都被她们迷住了。她们都穿着整齐而且漂亮。她们告诉我们,在冬天里我们会玩得很愉快的,可以乘坐雪橇、滑冰、跳舞、聚会。我打算跟大家愉快地享受冬天的时光。如果有人觉得我手里拿着一本赞美诗的册子以及竖琴穿行在街道中间,那么他一定是看错了。如果他觉得我手里拿着一瓶伏特加,口袋里装着红灯区的名单穿行在街道上,那么他也一定是看错了……

  (摘自 新晚报2012年2月12日11日 B13版)

文章来源:哈尔滨市地方志网   作者:
分享到: 0
联系我们

信箱Mail :dmhlj@sohu.com

传真Fax :+86-451-8793671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451-8793671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dmhlj@sohu.com

关于我们

黑ICP备15006614号-1 哈公网安备230100020044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 : 黑B2-20160070

黑新网备 许可证编号:2332015001

关注我们
  • 最美龙江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