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

边陲能臣,副都统容山的宁古塔岁月(四)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06日   

  上期回顾

  在容山和吴大澂的积极倡导下,光绪九年四月,宁古塔牛痘局得以正式运营,且为广大群众种痘“不取分文,七日一期”。

  容山在宁古塔期间,成功抓获了化名为东靖民的日本著名间谍——仓辻靖二郎:在衙门大堂之上,容山命令衙役狂煽日本间谍嘴巴,在确凿的证据之下,东靖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日本人。容山命云騎尉德凌阿将东靖民等人及搜出的“纪行志略”等物一并解送吉林将军衙门,听从发落。但,本应是中国政府审理的间谍案,总理街门竟然同意在上海与日本人一起会审,后,日本驻上海总领事安藤太郎致函苏松太道邵友濂,将总理衙门确定的中日“会审”方式篡改为“中方观审”!

  在日本领事馆,全部由日本人组成的法庭上,一个日本间谍大案竟然逆转成宁古塔副都统容山对日本人动用刑罚的外事纠纷闹剧,最终,日方成功地以处罚间谍东靖民“罚金壹拾圆”销案了事。这个判决结果也助长了日本不断刺探中国军事机密、预谋侵略中国的气焰。

  国恩未报归程远

  光绪十二年二月二十三日,容山与吴大澂在宁古塔再次相聚。吴大澂触景生情,在望江楼墙壁上题诗一首,兼呈峻峰都护:

  忆昔临江筑小楼,与君樽酒话中秋。

  自从一去三年别,哪想重来两日留。

  旧事思量纪龙节,新图商榷定鸿沟。

  国恩未报归程远,敢把闲情寄白鸥!

边陲能臣,副都统容山的宁古塔岁月(四)

宁古塔望江楼

  

  当晚,吴大澂还意犹未尽地吟了一首律诗《咏乌拉草》。第第二天一早,吴大澂就再次亲笔书《望江楼题诗兼呈峻峰都护》“题壁诗于横木,交托勤轩悬之”。

  容山与吴大澂是“兄弟”也是默契的搭档,吴大澂将自己展界的想法、勘界的底限等事告诉容山,容山为吴大澂能够赢得谈判的最后胜利,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给予全方位配合。

  手札里的报国恩情

  光绪十二年勘界期间,吴大澂致容山的手札三十二通之多,通过这些手札,可以了解到,吴大澂勘界未能给吉林留下出海口,不是缺乏战略眼光,而是一种无助与无奈。

  四月初九日,吴大澂在给容山的信中写到“鄙意欲将图们江口改归中国境内,究竟吉林有一出海之路,未知办得到否?惟有竭力争之,耐心静候,不求速了也”。

  吴大澂早已意识到图们江出海口对于吉林的极端重要性,但因在《中俄北京条约》中早巳将出海权拱手相让,在对俄谈判上先输一招,他想从强俄手里夺回出海口可谓难上加难。

  为了解决图门江口的航行权,吴大澂决心奋力一搏。八月二十七日,吴大澂写给容山的信,表明了他异常坚定的态度,“他处均巳办妥,惟图门江出海之路,鄙意欲作为两国公共海口,巴使推托俄国外交部三月之久尚无复音,兄为此颇与巴使力争,彼意欲延宕过去,兄则必须欲议定此条,方可回京覆命也”。

边陲能臣,副都统容山的宁古塔岁月(四)

容山奏折

  

  吴大澂抱定必成之心,与巴使相争不决,直到九月十五日,因俄使收到俄京发来的电报后,改立“土”字界牌一事方有了大的转折。即日,心情很好的吴大澂致书容山:“图门江口中国行船,俄国不得拦阻一条,今日始接俄京电报,允照所议行文立案,兹有寄津要电,乞饬局电发十八日准可展轮内渡。”

  来之不易的胜利,为国“展界”的业绩,让吴大澂如释重负。

  多年之后,吴大激在《自订年谱》中记云:“余与巴使费尽唇舌,竭数月之力,始获此一电。因由珲春副都统备文报知总署存案,亦不负此苦心也。”收复黑顶子、改立“土”字界牌和争得图们江口航行权的作为,被吴大澂视为其东北勘界成功的几个重要里程碑。

  舍生忘死的小人物

  在《皇朝经世文统编》中,收录吴大澂勘界后写的一篇文章,文中提到了一个为勘界舍生忘死的小人物——托伦托哷。

  尽管吴大澂常把托伦托哷的名字写错,将托静轩写为托勤轩。但不可否认,托伦托哷是容山和吴大澂眼中的红人。

  托伦托哷最初在宁古塔副都统衙门仅任小小的“满仓官”,是管理仓库的微员末吏。光绪元年,因“俄人在海參崴建筑铁房,私藏军械,情形叵测”,年逾四十的托伦托哷临危受命,吉林将军命其乔装改扮深入到俄罗斯海参崴侦査。托伦托哷在俄国境内绘制军事地图、撰写军事情报,出色地完成了侦査任务,崭露头角。

  光绪六年,吴大澂将托伦托哷纳入自己的麾下。当时从宁古塔到东宁、穆棱、密山、依兰等 地,没有道路可通。为达顺利招民垦荒的目的,托伦托哷亲自率部进行最初的实地勘察。托伦托哷正如自己满语名字“火把”一样,依仗“筚路蓝褛、以开荒荊”的“星星之火”,促进政府下决心解除东北的“封禁”。

  光绪十二年,中俄对东北地区进行重新勘界,非常了解边境界碑位置的托伦托哷,在宁古塔 副都统容山的派遣下协同勘界大臣吴大澂完成这一重要使命。为了找到“那”字牌的准确位置,“佐领托伦托哷会同俄官舒利经裹粮入山十日,依水寻源,披荊辟路,终于六月二十日访得木牌,上多朽烂仅存二尺余,下有碎石平砌台基,虽字剥落无存,按其地势正在横山会处迤西即系小绥芬河,源水向南流其为那字旧界牌似无疑义”,“那”字牌原来位置被托伦托哷固定下来,没有让国土失去半寸。

  未重新划界之前,中俄边界十分混乱,尤其是珲春河至图门江口的五百余里地段无一个界碑,有的地段呈有界碑,但沙俄一再命人偷偷将石界碑向南移,每次都是趁夜色刨出界碑,用马向南驮,当地老百姓称之为“马驮界碑”。

  光绪十二年勘界时,俄国人又故伎重演,在今东宁的三岔口瑚布图河口,托伦托哷发现俄人 有意将“倭”字碑向中国境内移动了四里,他马上高声制止这种明火执仗的侵略行为,然而,俄官舒利经(边境官)并未理会他……面对这样的国耻大辱,托伦托哷纵身跳人树立国界碑的土坑内,大声疾呼:“我身可埋,界不可移!”“托公舍生护国界”的英雄壮举,感动了东宁当地百姓,说:“如果每一个清朝的官吏都像托伦托哷一样寸土不让,中国就不会失去一寸土地!”

  下期预告:

  容山如何帮助吴大澂勘界?容山以及其后代的命运如何?敬请关注。

文章来源:笔谈牡丹江   作者:陈达 蒋仕伟
分享到: 0
联系我们

信箱Mail :dmhlj@sohu.com

传真Fax :+86-451-8793671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451-8793671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dmhlj@sohu.com

关于我们

黑ICP备15006614号-1 哈公网安备230100020044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 : 黑B2-20160070

黑新网备 许可证编号:2332015001

关注我们
  • 最美龙江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