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

我军第一代坦克手回忆:光复后,我见过的苏军女坦克手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09日   

   摘自:该文摘自陈达原创的纪实小说《铁甲洪流——我军第一代坦克手的回忆》这本书,书中详细地讲述了一位宁古塔故地土生土长的13岁懵懂少年,逃离自己的家庭投奔东北民主联军坦克大队的艰难历程,他在革命的大熔炉里受培养教育和锻炼,亲眼见证了我军装甲兵事业的发展壮大,本人也最终成为开国大典驾驶员、抗美援朝战斗英雄的感人故事,是非常难得的装甲兵发展史研究资料。

我军第一代坦克手回忆:光复后,我见过的苏军女坦克手

苏军女坦克手   

  日本鬼子倒台了,宁安城处处流淌着胜利的喜悦。

  来到城后街市场,看到各家商铺门的两侧已贴出“祖国光复,庆祝胜利”等字样的对联,墙上张贴着醒目的标语,有的店铺门两侧插着鲜艳的红旗。大街小巷人头攒动,喜欢呆在自己家里从不上街的大爷、大妈们的脸上挂着笑容也拄着拐棍走出家门,打听胜利的消息。

  前两天,不少人到被飞机轰炸后的宁安城西大营去“捡洋落”,看来大家是颇有收获,瞧一眼旧货市场上出售的日本货就能体会到。市场里日本衣服、日本收音机、日本军被、洋酒、日本瓷器、军用皮鞋、手表、药膏等生活日用品应有尽有,还有医药、刺刀、仪表、车轮胎等许多军需用品。

  十里八乡的老百姓最喜欢买的东西还是日本汽车、大炮和飞机“轱辘”,其中飞机轮胎最为抢手。光复前,马车上用的都是木制的铁轱辘,车子走起来慢悠悠、吱扭扭响。听老辈人说过,全东北只有大土匪大地主谢文东家的一挂马车是用胶皮轮胎的,是这个大汉奸到日本东京向天皇忏悔求饶后,日本天皇赏赐给他的。车老板把买来的橡胶轮胎安在大车上,趾高气扬地把鞭子甩得格外响,人欢马叫跑车得飞快,铁轱辘大车一会就把人甩在身后不见一点影儿。

  当年,宁安城西八里外有个盘岭屯,屯里有个壮汉刘大胡子,他从日伪军军营、飞机场弄回的小汽车和飞机轱辘,多的装满一菜窖,没钱花了便从菜窖拿出一对轮胎到市场上去换钱,像刘大胡子这种捡洋落发了洋财的人,在宁安还有许多。

  从西大营捡了洋落出来的人,肩扛的、手拎的、牲口驮的、小车推的最多物品,还是吃的米面、穿的衣服布匹,伪满统治这十四年,老百姓真是饿怕了、冻怕了……

  “捡洋落”得来大米、白面、豆油丰富了宁安市场,食品摊床密密麻麻地摆在街道两旁。多少年闻不到的油炸面食香味扑面而来,翻滚的油锅中炸着麻花和油条,喷香、酥软的大麻花现炸现卖才二分钱—根。铺面上摆有酥饼、锅烙、油饼、核桃酥等食品。卖鱼的、卖肉的冲着人们欢快地叫卖着,大家围垅上来,购买自己想吃的东西,买主和卖主谁也不怕被扣上“经济犯”的罪名,集市购销两旺,一派太平盛世的喜庆景象。

  亡国奴的滋味不好受,在伪满洲国的十年生活,使我年幼的身心受到严重地伤害!长期营养不良导致身体孱弱,老百姓吃的是日本侵略者配给的橡子面,很少见到大米白面!中国人生产的粮食全被日本鬼子掠夺走了,在伪满洲国中国人吃大米白面,在当时是犯了经济罪!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光复后,我这个十岁的孩子才知道面粉的美味!这苦难的经历,坚定了我参加革命军队的决心。

  “八.一五”后的一天,我们几个小伙伴到宁安火车站前广场玩。很远就看见了一大片“铁车”停在站前广场上。

  走近了才看见是三十辆“钢铁怪物”(当时,不知这种“铁车”叫坦克)。每辆车都有苏联红军出出进进。有的在擦洗车,有的在修理车,再仔细一看,这些苏联红军全都是女的!她们长着蓝眼睛、白皮肤、卷曲的黄头发,很是好看。“哎!你看全都是女兵啊!”我惊奇地对身边的小伙伴说。

  这些坦克车是攻克日本鬼子苦心经营十四年构建的“东方马奇诺”三道防线,经过浴血奋战取得了“牡丹江战役”彻底胜利后,来到宁安城做暂时休整的。

  1945年8月,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给日本关东军以毁灭性打击,双方动用兵力超过50万人,苏军声称在东北的作战共消灭八万余日军,其中在牡丹江战役中战果就占了一半。此后日军投降,再没有大的战事。前苏军马林诺夫斯基元帅也说过:“在东北战役中,最激烈的战斗是在牡丹江进行的。”苏军在牡丹江战役中的胜利,加速了日本法西斯在中国东北十四年血腥统治的彻底崩溃,直接促成了日本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

  在牡丹江战役中,苏军的坦克遭受到日本特攻队的猛烈阻击,损失巨大。路沟边埋伏的日本特攻队员脖子上吊着地雷和炸药包从沟里蜂拥而出扑向坦克车,进行自杀性袭击。还有一些日本特攻队员埋伏在坦克必经道路上早以挖好的地洞里,用木板盖在上面,听到坦克从身边经过就推开盖子扑向坦克,引爆炸弹。坦克搭载兵用冲锋枪向他们射击,向敌军投掷手榴弹,一片片特攻队员被撂倒。然而,顷刻之间,一批又一批特攻队员不断从洞穴、石缝中和土丘后冒出来,直扑坦克车底,日军伤亡惨重但仍没有罢手的迹象,苏军以密集的机枪火力把日军特攻队员压倒在地上,冲向坦克的特攻队员,则被实施掩护的坦克兵消灭。即使这样,仍然可见被炸坏的苏军坦克散落在各处。

  当年在宁安火车站,我们这群爱热闹的小孩子,不可能完全了解苏军坦克手们的战斗艰辛和鲜血付出,只是觉得坦克车这个“铁家伙”很厉害很稀奇。

  到了中午,这些走过战火硝烟的苏联红军开始休息坐下来吃午餐。我们坐在距离她们十多米远的地方看着她们吃东西,她们的午餐有鱼干、香肠,咧巴是我从来没见过的一种食品,也不知道她们吃的是什么东西。

  过了几分钟后,只见一位漂亮的女坦克兵从“铁车”里拎出一个帆布口袋走到我们面前,笑嘻嘻地从帆布口袋里拿出咧巴,分发给我们这些孩子每人一个,示意我们也尝尝。我们都激动地接过咧巴,高兴的用刚刚学会的俄语大声喊“斯巴西巴!斯巴西巴!哈拉少!哈拉少!”

  我拿着这个像豆腐块,又比豆腐块大得多的咧巴,仔细的端详后,轻轻地咬上一小口,哎呀!酸酸甜甜有嚼头,真好吃啊!比起日本侵略者配给的橡子面做的锅贴好吃多啦!我舍不得把它全部吃完,给我母亲留下半个列巴。这半个列巴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孝敬母亲她老人家的礼物,这个礼物是苏联红军女坦克手亲手送给我的。

  这一天,也是我第一次看见坦克。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五年后,我能够和战友们驾驶这些苏式T-34中型坦克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我们这些志愿军坦克手战胜了强大的敌人,为保卫祖国做出了贡献。

  1950年冬天,我曾经与苏军坦克顾问谈及苏联红军女坦克手送我面包一事,顾问说当时苏联卫国战争刚刚胜利,国内的物资也极度贫乏,黑面包、酸萝卜和咸肉等高规格的伙食配餐,是苏联红军一类战斗部队的供应标准。我想了想的的确确是这样,随后到达宁安城的苏军部队伙食很差,有时只有酸面包可啃,部队驻扎期间发生的抢劫、酗酒和强奸等恶性案件,大多是由这样的部队士兵所为。

文章来源:笔谈牡丹江   作者:
分享到: 0
联系我们

信箱Mail :dmhlj@sohu.com

传真Fax :+86-451-8793671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451-8793671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dmhlj@sohu.com

关于我们

黑ICP备15006614号-1 哈公网安备230100020044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 : 黑B2-20160070

黑新网备 许可证编号:2332015001

关注我们
  • 最美龙江微信号